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 练习大全  作者分类


        《清史稿·宋必达传》原文及翻译

        清史稿
        原文
            宋必达,字其在,湖北黄州人。顺治八年进士,授江西宁都知县。土瘠民贫,清泰、怀德二乡久罹寇,民多迁徙,地不治。请尽蠲①逋赋以徕之,二岁田尽辟。县治濒河,夏雨暴涨,城且没。水落,按故道疏治之,自是无水患。 
            康熙十三年,耿精忠叛,自福建出攻掠旁近地,江西大震,群贼响应。宁都故有南、北二城,南民北兵。必达曰:“古有保甲、义勇、弓弩社,民皆可兵也。王守仁破宸濠尝用之矣。”如其法训练,得义勇二千。及贼前锋薄城下,营将邀必达议事,曰:“众寡食乏,奈何?”必达曰:“人臣之义,有死无二。贼本乌合,掩其始至,可一鼓破也。”营将遂率所部进,贼少却,必达以义勇横击之,贼奔。已而复率众来攻,巨炮隳雉堞,辄垒补其缺,备御益坚。会援至,贼解去。或言于巡抚,县堡砦②多从贼,巡抚将发兵,必达刺血上书争之,乃止。官军有自汀州还者,妇女在军中悲号声相属,自倾橐③计口赎之,询其姓氏里居,护之归。 
            县初食淮盐,自明王守仁治赣,改食粤盐,其后苦销引之累,必达请以粤额增淮额,商民皆便。卒以粤引不中额,被论罢职,宁都人哭而送之,饯贻皆不受,问道赴南昌。中途为贼所得,胁降不屈,系旬有七日。忽夜半有数十人持兵逾垣入,曰: 
        “宋爷安在?吾等皆宁都民。”拥而出,乃得脱。 
            既归里,江西总督董卫国移镇湖广,见之,叹曰:“是死守孤城者耶?吾为若咨部还故职,且以军功叙。”必达逊谢之。既而语人曰:“故吏如弃妇,忍自媒乎?”褐衣蔬食,老于田间,宁都人岁时祀之。越数年,滇寇韩大任由吉安窜入宁都境,后令④踵必达乡勇之制御之,卒保其城。 
        注:①蠲(juān):免除。 ②砦:通“寨”。 ③橐(tuó):口袋。 ④令:宁都县令。 

        译文
            宋必达,字其在,湖北黄州人。顺治八年中进士,被朝廷任命为授江西宁都知县。宁都县地瘠民贫,清泰、怀德两个乡很长时间强盗横行,老百姓大多远走他乡,土地荒芜。宋必达向上级请求免除两个乡所欠全部国家税收,用来招抚百姓,两年间全部土地都被百姓开垦。县城临近大河,夏天暴雨河水暴涨,城池即将淹没。宋必达祷告神仙,河水回落,后来用疏通河流故道的方法治河,从此以后没有洪水。 
            康熙十三年,耿精忠造反,从福建起兵,攻掠临近省份,江西官民震惊,反政府武装纷纷响应。宁都原来有南、北两座城,南城住的是老百姓,北城驻兵。宋必达说:“古时候有保甲、义勇、弓弩社,百姓都能直接参战。明朝王守仁消灭朱宸濠就是用的这种办法。”于是按照这种办法训练,得到两千名义勇。等到耿精忠的前锋抵达城下,驻军将领邀必达开会讨论,说:“敌众我寡,而且我军缺粮,怎么办?”宋必达说:“做臣子的品质,就是以死报国。敌人本来就是乌合之众,趁他们刚到立足未稳,一战可以击败他们。”将领于是率所部进攻,敌人稍稍退却,宋必达又派义勇拦腰攻击,敌人逃窜。过后敌人又大举杀回攻城,重炮击毁城墙垛口,宋必达马上派人修补缺口,防备更加坚固。等到援兵到达,敌人逃跑。有人跟巡抚说,县里私人修筑的堡垒中有很多跟随造反的人,巡抚要发兵围剿,宋必达上血书争辩,于是停止围剿。官军从汀州回师,掠夺来的妇女在军中每天悲号,宋必达自己出钱赎出,询问她们的姓名住址,派人护送回家。 
            县里最初用两淮盐场产的盐,从明朝王守仁任江西巡抚以来,改用广东盐场的盐,此后官民苦于到两淮盐场核销购盐凭证的路途不便,宋必达请求上级用广东盐场的购盐额度抵消两淮盐场的额度,从此商人百姓都很方便。最终因为购买广东盐场的盐达不到指标,宋必达被弹劾罢官,宁都人哭着送他,所有礼物他一概不接受,绕道去南昌。中途被强盗捉住,强盗威胁要他投降,他不屈服,被关17天。忽然夜里有数十人手持兵器翻墙而入,问:“宋爷在哪里?我们都是宁都百姓。”众人簇拥着他出来,于是获救。 
            等到回到家乡,江西总督董卫国改任湖广总督,来看他,感叹说:“是当年死守孤城的宋必达吗?我为你到吏部求情,让你官复原职,而且按立军功来授职升迁。”宋必达谦让辞谢。后来宋必达对人说:“丢官的人就象因错被弃的妇女,还好意思去自我夸耀吗?”终身做农民,最后死于田间,宁都人每年祭祀他。几年后,云南叛军韩大任从吉安窜入宁都境内,县令万蹶生按宋必达练乡勇的办法进行防御,最终保住了县城。 

        相关练习:《清史稿·宋必达传》阅读练习及答案    

        相关文言文
        《清史稿·邵嗣尧传》《清史稿·马如龙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向荣传》《清史稿·吴琠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阮元传》《清史稿·刘永福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张树声传》《清史稿·刘统勋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王夫之传》《清史稿·龚鉴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李赓芸传》《清史稿·魏琯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魏象枢传》《清史稿·金德瑛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张勇传》《清史稿·索额图明珠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尹会一传》《清史稿·方苞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左宗棠传》《清史稿·陶澍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汤金钊传》《清史稿·邓世昌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施琅传》《清史稿·李光地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姚启圣传》《清史稿·杨芳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纪昀传》《清史稿·陈宏谋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李賡芸传》《清史稿·吴嗣爵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慕天颜传》《清史稿·施世纶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汪廷珍传》《清史稿·邓承修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扬古利传》《清史稿·骆钟麟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彭玉麟传》《清史稿·洪亮吉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陈汝咸传》《清史稿·李永芳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螺緙传》《清史稿·缪燧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彭鵬传》《清史稿·顾琮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熊赐履传》《清史稿·赵国祚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骆秉章传》《清史稿·刘长佑传》
        《清史稿·李鸿章传》《郑成功传》

           版权所有 文言文大全网